暖风三月,桃花不欺_第16章 - 闪爵电子书
设置
阅读主题:
正文字体:
字体大小:
页面宽度:

暖风三月,桃花不欺_第16章

小说:暖风三月,桃花不欺 字数:2500 更新时间:2020-02-06 18:43:49

。”
沅犀瞬间红了眼眶,扑到凤渊怀中,紧紧抱住他。
凤渊心头微松,以为沅犀这是要应承了他。怎知喜悦不过片刻,就听到她小声却坚定的两个字:
“不好。”
下一刻,眼前尽是紫色的碎辰星屑。
暖风三月,桃花不欺
第020章 新仇旧账一起算
“沅灵,该起来了。”沅犀一脚踹向床上的魔。
那魔依旧没有丝毫动静,银色的发平静散在身侧,毫无生气。她默默望了他片刻,苦笑一瞬,转身离去。
魔界,防御结界已经展开,本该漆黑的天帷夹杂着丝丝血红,四处弥漫着令魔躁动不安的气息。
沅犀步入范围的那刻,所有魔族便已感应到。当她重新踏上记忆中再熟悉不过的土壤,眼前已是密密麻麻一片。那些魔看她像看仇人似的,全身铠甲,手握利刃,目中尽是警惕,尽是敌意。
幽翳被簇拥在中间,一段时间不见,他容光焕发,竟比她离开时状态更好几分。此时他魔族王室锦袍加身,手持长杖,高昂着头,脸上似笑非笑,睥睨着她。
“公主殿下可算回来了,叫我这把老骨头好找啊!”
沅犀对上他那轻蔑的眼神,唇角微翘,双手负去身后,往前走两步:“幽翳长老这话说的,找不到我岂不是更好?”
“那怎么成?”幽翳目光深邃,“魔族的公主,是死是活都得回魔界,若叫魔王和魔后知道你流落在外,只怕会伤心难过。哦,还有你那冰龄叔叔,如今也担心你得很呢!你的妖族朋友小狼就更不必说了!为了你,可什么都肯做啊!”
冰龄出事是她早就预料到的,而小狼之死,也只有他才能做得出来。不过此刻真正听到这消息,她还是难过得很。再看他脸上满是惺惺作态的表情,她胃里直犯恶心,狠狠“呸”一声道:“老东西,我们新仇旧账一起算!”说罢,古煞魔器随她心念骤然现在掌心之中。
其余魔纷纷吓了一跳,这魔族的邪物到底有多邪乎他们没有亲眼见过,但关于它的细碎经一代代传下来,少不得将其渲染得极其可怕。年岁稍轻的魔下意识后退,而年长的魔则是偷偷看幽翳的脸色。
幽翳冷笑一声,道:“无知。”一握长杖,那杖竟瞬间化为另一件与沅犀手中一模一样的古煞魔器。
两件古煞魔器分别对立,悬在幽翳和沅犀掌心,不住浮沉。
“这……”大家一脸茫然。
沅犀也几分吃惊,她从未听说过古煞魔器有两件,若有,那她父王会早早告诉她的,想来便是其中有一假。既然自己手中的千真万确取于神木巨树,那……
不管了!打了再说!
沅犀眸中紫色一沉,骤然跃去半空,手执古煞魔器凭空一划,幽幽深紫随古煞魔器一端直径朝幽翳迫去。幽翳将手中古煞魔器转了两转,墨色屏障将他完全包裹。眼看他直接进入防守,沅犀转攻他身边的魔卫。不过片刻,地上深凹已尽是魔族碎尸。
幽翳嘴角缓缓咧开一条线。
“公主殿下何必如此大的火气?这些都是你的子民,你这样做,怕是会难平民愤啊!”
沅犀落至地面,手背擦过脸上不慎染的一滴血渍,冷冷一笑:“你身边的走狗多如跳蚤,我杀几个怕也扯不到你的痛处吧!”见那屏障坚不可摧,她又反执古煞魔器灌入自己魔力,待古煞魔器蓄势待发之时,她瞬间移形幻影,数个影分身直径驭着古煞魔器之力狠狠朝那屏障摧去。
这一招措不及防,幽翳一瞬分心,屏障倒真被她打开一条裂缝。趁着细微裂痕,沅犀故技重施,再摧几道魔气过去,连连攻击最脆弱的地方。“哗”一声,屏障如冰面般全面崩塌。幽翳倒退两步,又很快站定。
“呵,原来你的优势是速度,却没有其他本事。”
沅犀抿唇笑:“有优势就行了!”挑起古煞魔器虚晃一招,却用真身化影直奔幽翳命门而去。刹那间,所有魔只能看到无数道紫影在幽翳身侧缠绕,速度之快,胜于闪电,根本无法捕捉。就在他们摇头晃脑晕乎其晕之时,数道紫影竟合为一线,直朝幽翳天灵刺去。
眨眼间,紫线又显现出沅犀那张染血的脸。
“哼!”幽翳右手一抬,握住古煞魔器反转挑开,魔力灌在掌心,朝沅犀肩头狠狠打去。
沅犀影子晃了两晃,坠去远方。众人定睛看时,她已捂住肩头,嘴里咳出几口血来。
“幽翳长老好本事!”不少魔赶紧拍马屁。
沅犀往地上唾了一口,骂道:“一把年纪的老东西打我这五百年的小年轻,不说他倚老卖老以大欺小,你们反而还夸他,真是笑话!”
其中一个魔梗着脖子道:“你知道些什么?魔族要落在你手上,指不定两天就完了。还是咱们幽翳长老靠谱,处处为咱们着想!”
沅犀突然哈哈大笑,眸中神色张狂之至。
“为你们着想?为你们着想暗中设计,谋害我父王母后?谋害你们原本的新王,我的哥哥沅灵?如今更是当着你们的面要置我于死地,这就是你们所谓的为你们着想?”
“……”众魔面面相觑。
这好像跟幽翳长老同他们说的不一样?不是魔王和魔后突然魔灵陨魂,而沅灵殿下外出任务后下落不明?虽然他们知道沅犀是血统该传的新王,可这沅犀成天就没干过几件事,他们甚至都想不起她是啥模样,无奈之下,才一致推举幽翳当新王,带领整个魔界。
幽翳长老撒谎?不至于吧。
沅犀撒谎?更不至于吧……
他们彼此望着对方,见都是一脸茫然,不约而同往一旁撤开。
沅犀见状,更是冷笑:“方才我还在奇怪,为何古煞魔器会有两件,和你交手我才知,你手中的古煞魔器分明是攫取我双亲和我兄长的魔力强行凝聚而成!他们的气息,我再熟悉不过。现如今沅灵还躺在那里,你竟没有丝毫悔意!”
“为何要悔?”幽翳眯起眼睛,“我幽翳想要的,一定要得到!不过……”嘴角浮起一丝诡异笑容,“公主殿下若愿嫁给我,那我便封你为魔后,让你们这支血脉存留些星火亦无不可。”
沅犀登时涨红了脸:“老东西!你脸上褶子比我鞋底的痕路还多,还妄想娶我?!”顾不得他是真有那样龌龊的念头还是假意诈她,再次驭古煞魔器朝他袭去。
只是这次,幽翳不再给她近身的机会。
抬手挥招间,凭空从天帷牵出数道雷电,拧光成索,道道劈向沅犀。沅犀何时见过这等场面,小脸被刺眼的白光照得透亮,如被围捕的猎物般拼了命寻缝隙四处乱躲,根本毫无回手之力。
暖风三月,桃花不欺
第021章 我不能嫁给你了
“长、长老……”有个魔卫小声嗫嚅,“公主她……”
一句话未说完整,幽翳猛地朝他瞪去,眼神凶狠,吓得他瞬间噤声。再回头时,见那位陌生的小公主洁白的双臂已被雷索伤得鲜血淋漓,发丝散乱,汗珠密布,整个看上去狼狈不堪,他突然觉得很难过。
这位公主说不上多好,可毕竟是魔王和魔后的亲生女儿,身份高贵,养尊处优,原本过着与世无争